• <dd id="hdxg9"></dd>

        <em id="hdxg9"><strike id="hdxg9"></strike></em>
        
        
      1. <progress id="hdxg9"><track id="hdxg9"></track></progress>
        <rp id="hdxg9"></rp>
      2. 校長頻道 | 教師頻道 | 教育網址 | 網站導航 | 簡體中文
           中國校長網 > 家教頻道 > 中華文化 > 正文 返回首頁
        皇帝服裝上的龍圖騰“升職記”
        李任飛
        www.iagrants.com  2020/9/1 21:43:2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明代龍袍。視覺中國供圖


          清代龍袍上的龍紋。視覺中國供圖

          中國古代有一種非常重要的服裝,因為穿著者的特殊身份而備受關注——這種服裝就是龍袍。我們現在所說的龍袍,多是通俗叫法,把皇帝所穿有龍的服裝都叫龍袍。其實確切地說,皇帝身上帶龍的服裝有兩種,冕服和龍袍,而這兩種服裝,所貫穿的理念是大不相同的。

          周代冕服制度完善,龍紋僅排第五

          龍圖騰的來歷,歷史久遠,已經無法完全說清了。在學者們的各種猜想當中,“整合說”的認同度更高。按照宋人羅愿在《爾雅翼》中的描述,龍的“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因此,學者們認為,古代部落在合并時,把各自圖騰取一部分整合出一個新圖騰,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說文解字》中講:“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潛淵!边@段描述概括了龍善于變化、興風致雨的本領。

          很顯然,現實世界并沒有龍這種生物存在,但這恰好使它超越了現實、升華為整個中華民族的精神符號。精神來源于物質,但又具有一定的抽象屬性。

          按照《尚書》記載,龍出現在服裝上是舜帝的安排。他提出把12種圖案——史稱“十二章紋”,制作在帝王所穿的冕服之上。其中,龍排序第五,前面還有日、月、星、山4種圖形。龍在這里出現,恰恰就是想體現在任帝王具備善于變化、興風致雨的能力,當然也相當于對繼任帝王提出了要求。

          最遲到周朝建立,冕服制度已經發展得非常完善。比如,周代把繪有龍紋的冕服稱為袞冕,天子和公爵皆可穿著,但是天子用升龍,公爵用降龍,以體現等級的差別。周朝第一批賜封的公爵,很多并不姓姬,所以那時的龍紋并不是為了宣告穿著者的血統,只是作為美德和能力的符號,可以理解為對帝王的加持。

          把龍排在第五,說明其地位并不是至高無上的。在《史記·封禪書》中有這樣一個故事:黃帝帶領百姓在首山采銅鑄鼎,功成之時,有一條龍垂著須髯下來迎接黃帝升天。黃帝首先騎在了龍背上,群臣及妻兒等70余人也爬了上去。這時龍開始飛升,那些擠不上去的小臣,奮力抓住龍的須髯,但因人多過重,龍髯被拉斷,連黃帝的弓也被拉落下來。黃帝升天之后便成為天帝。

          在這個故事當中,龍還只是黃帝升天的坐騎,黃帝并非龍的化身,龍也不是黃帝的原身?梢哉f,那時候黃帝等五帝的地位普遍是高于龍的。甚至到了春秋時期,秦穆公的女婿蕭史仍然可以騎龍飛行。

          冕服從遠古一直延伸到了明代。雖然一直沒人探討這種用法是否正確,但在皇帝心中估計會感覺到隱約的遺憾。因為龍僅排第五,確實無法充分顯示“真龍天子”的身份和唯我獨尊的地位。所以,另外一種服裝——龍袍,成了填補遺憾的載體,最后徹底取代了冕服。

            漢代皇帝成“真龍天子”,龍袍到宋代第一次成制度

          龍的地位達到至尊是從漢代開始的。

          司馬遷在《史記·高祖本紀》中講了一個故事:漢高祖劉邦的母親劉媼曾經在大澤岸邊休息,夢境中與神相遇。這時候,電閃雷鳴,天色昏暗,太公——也就是劉邦的父親,去找劉媼,看見一條蛟龍盤在她身上,不久劉媼就有了身孕,生下高祖。

          可以說就是這個故事把皇帝和龍畫上了等號,此后真龍天子就成了皇帝的代名詞。這樣一來,等于為皇帝由嬴姓變成劉姓,以及此后變成楊、李、趙、朱等姓氏所產生的血統問題做了統一解釋——盡管他們在人間的姓氏不同,但都是龍的孩子,因此都具有執政的合法性。至此,龍與普通百姓就變成了統治和被統治的關系。于是在古人的邏輯當中,其中一小部分具有了比人類更高級的血統,是真龍天子。

          但觀念先行,在服裝上進行體現則要到唐朝。然而,唐朝雖然有龍袍的記載,史料卻很不充分。我們今天看到的唐代皇帝畫像,盡管身上有龍,畫作的年代卻飽受質疑。一般來說,非專業人士往往會把冕服也稱為龍袍,但是嚴格地說,被稱為龍袍要有兩個基本條件:一是必須是上下連裁的袍服;二是必須以龍為主體花紋。按照這兩個條件,有些服裝雖有龍紋卻不是龍袍。

          由于這種袍服與龍的體態取得了形似,并且對龍紋進行了極度強化,皇帝與龍的關系就合為一體了——皇帝就是龍本身。

          龍袍第一次出現在服裝制度中是在宋代。宋代皇帝的一款袍服上規定要用龍紋,但是顏色并不是黃色,而是絳色。同時,龍也在皇后的鳳冠上出現,配置為九龍四鳳。描寫宋代宮廷生活的戲劇《斬黃袍》和《打龍袍》,從黃袍和龍袍的命名上是可以看到當時服制的微妙之處的。

          元明清對龍圖騰的夸張運用,使其由加持美德轉變為恐嚇人心

          到了元代,皇族的重視促進了龍在文化藝術方面的發展,龍的形象高頻率地出現在建筑、舟車、家具、器皿、旗幟、織錦當中。按照大型歷史文獻《三才圖會》的描畫,元代皇帝龍袍上的龍紋是巨大的。也許現代人很難讀出龍紋的視覺美感,但那個時代所追求的更多是震懾人心的效果,這對于元朝統治者而言非常重要。作為游牧民族,很難在短時間內全部吸收中原文化,所以選擇中原百姓心中最神秘、最權威、且熟悉的龍紋,就更容易被理解、接受和尊重。把龍紋進行高度夸張,可以說是一種政治謀略。

          這種狀況向后發展,到了清朝更是無以復加;蛟S明朝統治者并沒有思考過夸張龍紋的哲學和政治意義,甚至可能也希望放大這種迷信來提高皇族的神圣地位,所以龍袍得到了高度重視。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明朝皇帝畫像,最為常見的就是皇帝穿著龍袍。

          不過,明朝還得宣告自己繼承的是中華正統,所以仍想保留十二章紋。怎么辦?于是一種怪胎便出現了,就是在龍袍上再輔助另外十一個章紋。這樣一來,冕服存在的意義就越來越弱,到了清朝被徹底放棄,龍袍成為至尊。龍袍的龍紋一家獨大,其他章紋埋沒其中,徹底變成了陪襯。在北京故宮里展示的龍袍,若非專業人士,很難找到另外十一個章紋。

          在對龍圖騰越來越重視的背景下,龍紋的形態也越來越豐富。比如,升龍、降龍、正龍、團龍、立龍、行龍,還有二龍戲珠,等等。在《清朝通志》中記載,“皇帝御冬朝服,色用明黃……兩肩、前后正龍各一,要(腰)帷行龍五,衽正龍一,襞積前后團龍各九,裳正龍二、行龍四,披領行龍二,袖端正龍各一”,可見繁復,F存的一件清代皇后的朝褂上面就有78條龍,看上去簡直眼花繚亂。

          正是由于元明清三代對龍紋運用的夸張瘋狂,皇族霸占了整個民族的圖騰,這種唯我獨尊的心態必然導致其政權日益脫離百姓。從冕服到龍袍的變化,使得龍紋由加持美德轉變為恐嚇人心。所以僅從服裝心理看,物極必反,帝制就到了該滅亡的時候了。

          冕服到龍袍,是兩種哲學和兩種政治的變遷,這個過程很漫長,但很深刻;首鍢O力想獨占龍圖騰,目的是維護統治,但也恰恰因為他們的努力,使得炎黃子孫都是“龍的傳人”這一信念得到強化。到了新中國,龍圖騰真正成為百姓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始覍m殿供人游覽,龍紋服裝可隨意穿著,龍的精神得到更多的發掘。

          龍圖騰為中國傳統花紋找到一條主脈絡

          龍圖騰在其形成初期是整個民族的精神符號。除了古人總結出的善于變化、興風致雨等能力之外,我們現在不難發現它有如下兩大重要內涵。

          其一,合:龍是多種生命的結合體。中華民族之所以有如此廣闊的疆土、如此眾多的族群,顯然離不開“合”這樣一種方式。其二,和:多種生命合于一體當然需要和諧。如果彼此間發生排異反應,新生命就不可能維持。因此,“合”是形象特征,而“和”是精神本質。中華民族向來講究以“和”為貴,這是中華民族能夠歷久不衰、發展壯大的根本保障。

          所以,龍圖騰是中華民族的寶貴財富。如果進一步挖掘,還會發現龍圖騰在服裝花紋的發展過程中,的確堪稱主脈絡。

          首先,具象花紋。雖然龍本身并不存在,但是它的組合元素卻是現實生命體。按照古人的定義,龍是由9種動物整合而成——鹿、駝、兔、蛇、蜃、魚、鷹、虎、牛。這些動物既有食肉的,也有食草的,既有天上飛的,也有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既有胎生的,也有卵生的,可以說概括了地球上大部分動物形式。而這些動物需要生存環境,因此關聯到天上的日月星云、地上的山川花草、大海的波浪帆船……以上種種,激發出了古代服裝花紋的創作靈感。

          其次,抽象花紋。龍的神奇之處不僅在于對具象花紋進行統合,還在于它對抽象花紋的巨大影響。龍紋的主體是一根線條,而線條是構成抽象圖形的核心元素。因此,龍的各種形態,盤卷、飛騰、行走……就可以抽象成多種傳統圖案。

          比如,最典型的幾種:云紋,圓形的線條纏繞花紋,可以理解為一條盤龍;雷紋,方角線條纏繞的花紋,同樣可以理解為一條盤龍,只是更具抽象意義;黻紋,龍紋若畫得圓潤,則是波浪形態,若畫得古拙,就會演變成一個弓字,這種近似長城城墻的花紋,以及由它產生的變形,被廣泛運用于建筑、家具、器皿、刺繡、布匹等方面的花紋,在廟宇中能經常見到,而如果把這樣的兩個弓字相背繪制,就成了十二章紋當中的黻紋;此外,還有回紋、卍字紋等,皆以線條為核心元素,因此都可作龍形聯想。

          更進一步的,就連中國的文字都可以想象成由龍構成。唐韋續《墨藪·五十六種書》中說到:太昊庖犧氏獲景龍之瑞,始作龍書。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根據龍的形態創立了文字,而文字,同樣很早就在服裝上運用了。

          于是,當龍可以同時連接具象和抽象兩個領域的意象時,就相當于為中國傳統花紋找到了一條主脈絡,古人的創意空間由此變得完整圓通。這也是龍圖騰的絕妙之處。

         。ㄗ髡呦蛋偌抑v壇《中國衣裳》系列講座主講人)

        李任飛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打印】【關閉

        *本網站所有內容均轉載自合法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來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一個工作日內刪除相關內容。

         
         深度報道
        ·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發展報告
        ·一棟沉睡校舍的“爭奪戰”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顧與“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學生導演電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傳
        ·全國高等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陪讀高考
        ·全國中等職業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試卷”
        ·高?蒲休o助人員生存隱憂
        ·留學生找槍手考托福面臨重刑 替考者多為在校生
        ·一長江學者被50萬元“絆倒”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別了,數學界的“老頑童”
         教育時評
        ·貧困生補助金睡大覺 良心和責任也在酣睡
        ·優化大學教師薪酬結構很有必要
        ·校慶回歸本分,大學精神才能行穩致遠
        ·“優質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贏?
        ·豐裕社會下,別讓童年變成名利場
        ·讓傳銷式“感恩教育”遠離校園
        ·“教師工資不低于公務員”,何時無需一再重申
        ·大學教授的工資多高算合適
        ·延攬大學者 更應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還須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約束“高薪挖人”能否終結高校教師孔雀東南飛
         
         頻道合作  歡迎同類網站交換鏈接
         

        版權所有:校長  校長網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  學校加盟  -  免責聲明  -  網站建設  -  友情鏈接  -  教育網址
        國家信息產業部ICP備案: 晉ICP證05002688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CopyRight © www.iagrants.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0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費資料精選 斗牛棋牌软件